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揭秘大元股份之谜黄金矿股票三度疯狂操纵内

2018-09-08 17:30:16

揭秘大元股份之谜:黄金矿股票三度疯狂操纵内幕

大股东如玩木偶戏

“证监会真是应该查查,这个公司围绕一个收购金矿,反复变更,股价多次上天入地。”

时隔一年,大元股份()卷土重来,如何再讲镀金故事,令人疑惑。

2013年1月3日傍晚,大元股份证券部人士童向阳在里告诉,定增方案目前股东大会已经通过了,准备进行过会,估计在1月中旬报完。相关问题暂时不便回答。

这是一家主营业务不明、股本不大的壳公司,业绩连年亏损,3度更换实际控制人、3度宣告重大重组。从2009年,它开始讲述收购金矿的故事,并创造出涨幅超过6倍的神话。

这个故事的剧情,围绕先后更迭的控股股东实德投资、上海泓泽,关键人物徐明、徐斌、杨军、邓永祥、邓永新以及珠拉黄金逐步展开。背后的利益链条如何?谁在幕后操控方向?层层深入之后,资本运作的痕迹开始浮出水面。

历经四年,金矿对大元股份来说,仍旧是一个梦。大元淘金路的终局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黄金局背后的利益脉络

事实上,大元股份的涉矿故事已经讲了将近4年时间。1月2日下午,一名熟悉情况的圈内人士在里提醒,“大元股份的局中局,足以导演出一部经典大片了。你注意去看,背后的导演都换了好几轮了。”

2009年,持股60.4%的第一大股东实德投资在6、7月份上演了这样的一幕:在分7次、通过30笔交易减持大元股份35%股权、闪电套现9.19亿后,将剩余的25.4%股权以5.59亿元悉数转让给上海泓泽。

2009年8月,上海泓泽转身成为大元股份的控股股东。

而实德投资为何抽身而退?事实上,它与大元股份的关系非同一般。2005年2月,实德投资以2.91亿元受让1.4亿股入主大元股份,其法定代表人徐明与上市公司董事长徐斌为兄弟关系,徐明同时是实德投资母公司大连实德集团的董事长。

“喏,2009年一季度大元股份的每股净资产是1.61元,实德投资转手卖到了11元/股,溢价580%多,在借壳中这样的情况也不多见。”前述业内人士边查阅资料边告诉,“实德减持在当时就被解读成给重组让路。”

实际上重组传闻早已在2008年初袭来,致使市场热闹非凡,至当年7月大元股份股价已从3.46元一度蹿上17.36元,涨幅高达401.73%。

实德投资从利益链条中分到了11.87亿元。大元股份原董事长徐斌等人也在2009年9月离场,由上海泓泽班子的赵海担任新董事长。

近6倍溢价收购的压力下,大元股份需要一个合适的题材。随后珠拉黄金出现了,大元股份进入了“镀金”的故事章节。

然而,从上海泓泽的履历来看,它算不上是投资高手。

财报显示,2006年末上海泓泽账面资金尚有3888万元,没有任何长期投资和短期投资。2007年亦没有资本运作经验。直到2008年12月,上海泓泽才做了成立至当时的最大一笔投资,但仅斥资250万元。

财务状况亦不甚理想。2007年盈利2.88万,2008年26.37万元;2009年上半年亏损1.45万元。

在前述业内人士眼里,“上海泓泽没有实力重组大元股份,更别提注入什么金矿,它很可能只是个台前玩偶,还有幕后人士。”

2011年3月28日,大元股份以收购资产股东结构、黄金价格以及拟收购资产范围等变化为由,终止了耗时一年多的珠拉黄金的定增案,改由大股东上海泓泽收购。

公告发布仅3天后的3月31日,上海泓泽开始大规模减持,至4月26日共抛售了2280万股,套现6.56亿元。

而董事长赵海亦在4月份“踩点”离职,接替他职位的邓永祥随即被牵出。

邓永祥此前是沈阳东大新业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赵海是同事。曾任上海泓泽总裁。2010年年中出任大元股份总经理,后一步步接任董事、董事长。

邓永祥同时还是赫赫有名的资本玩家,永盛投资董事长的名字。2003年其卷入了对上市公司长兴实业控制权争夺战,曾被指责要求上市公司提供题材配合其炒作。

由于大元股份金矿题材炒作不断,外界普遍认为,邓永祥才是背后的操盘手

揭秘大元股份之谜黄金矿股票三度疯狂操纵内

2011年10月,邓永祥被上交所公开谴责私自向珠拉黄金支付1.6亿收购款项,后于2011年11月30日离职。

2011年12月6日,大元股份终于宣告,上海泓泽收购珠拉黄金一事以失败收场。大元股份的淘金路,究竟是棋至中局,抑或棋至终局?

会讲故事的大元股份故事不断。

2012年8月29日,大元股份公告实际控制人更迭。自然人邓永新以2.8亿元从杨军手里受让上海泓泽50%股权“走至台前”,成为大元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大元股份披露,邓永新就是前董事长邓永祥的兄弟。而2003年长兴实业的股权纠纷中,也出现过邓永新的名号。

“这不能不让人遐想联翩”,在前述知情人士看来,“上海泓泽的股权转让则更像是对大元股份的再次瓜分。”

而未来等待大元股份的可能将是一波资本玩家抽身后新故事的开始。

邓永新入主后,大元股份随即在8月31日宣布重启黄金梦。以邓氏兄弟资本运作能力,这是不是另一场资本游戏?

4年黄金故事,股价上天入地

2009年8月上海泓泽正式接手大元股份后,一个黄金股美梦就开始被编织,并伴随节节攀升的股价而传播、发酵。

2009年大元股份全年股价上涨了663%,从200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3.46元一度猛涨至最高点23.33元,荣膺最热的两个名字:“2009年第一妖股”、“传闻王”。

2009年初市场盛传大元股份将收购湖北嘉鱼蛇屋山金矿,最终在办理过户手续时由于没有报备有关部门而导致重组搁浅。

蛇屋山金矿作罢,珠拉黄金登场。

2010年1月7日,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官方站上,一幅照片挂在显眼的位置:当地的相关负责人正在与上海泓泽总裁邓永祥签约,酝酿有关珠拉黄金的收购事宜。

最终面纱揭开是2月3日。大元股份发布定增预案,计划融资21亿元,其中16.75亿元用于收购珠拉黄金100%股权。

接触到的某华南券商研究员回忆道,“当时黄金正当牛市,评估时采用的价格是参考市场价下浮10%,必然是高估。”

不久,大元股份称珠拉黄金股权存在瑕疵,郭文军手中100%的股权比例缩水到79.64%,阿拉善左旗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剩余的20.36%股权,成了“非卖品”。

从2010年8、9月开始,大元股份频繁发布重组进展公告,实质内容不多。彼时正值黄金股不断飙升。2010年大元股份的股价一度冲上了43.90元的高峰。

2011年2月22日,事态出现微妙变化。大元股份突然发布风险提示,坦陈其预付的1.48亿元股权转让款存在违规,且面临返还风险;同时还拟修改定增方案,将广受关注的大漠矿业也纳入定增收购标的。

2011年3月1日,大元股份在公告中细微调整了措辞,首次称定增事宜“能否继续进行”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这一系列的变局折射大元股份黄金迷梦正在出现更多裂痕,其背后的利益格局也渐入揭盅之期。

2011年3月28日,大元股份变身黄金股之路被印证横生了变数。大元股份公告称,因各种不确定性等因素,导致此前的定向增发购买资产无法继续实施。

“那时市场就有声音在质疑,大元股份收购珠拉黄金失败,到底是客观原因,还是这一开始就是人为炒作?”前述华南券商分析师透露。

与此同时,上海泓泽替换大元股份亲自上阵收购再择机注入上市公司,自筹资金30亿元收购珠拉黄金79.64%的股权以及大漠矿业100%股权,承诺在6月30日前付清购矿款。数次延期却每每食言。

怎知,2011年12月6日,珠拉黄金方面一纸休书将大元股份的黄金梦彻底击碎,称并未收到上海泓泽的3亿元首款。值得指出的是,2011年上半年上海泓泽已减持套现超过6亿元。对此,大元股份方面回应,“大股东的事情,我们没有太多权限去过问和公开。”

黄金路坎坷,2011年全年大元股份全年股价大跌65.19%,最低价回落到了9.10元。

2012年8月,邓永新上台后,大元股份收购珠拉黄金的故事生出了续集。9月、12月公司又抛出了珠拉黄金的新定增方案。江浙某私募老总对此感到忿然,“这就是二级市场无良的资金利用上市公司搞黄金资产反复炒作,抢劫散户的闹剧。证监会真是应该查查,这个公司围绕一个收购金矿,反复变更,股价多次上天入地。”

对于市场最为关心的问题,已停产两三年的珠拉黄金采矿场及60万吨生产线项目,大元股份曾披露,预计将在2013年3月恢复生产。当询问该进度时,大元股份方面表示,“目前不方便披露。”

此外,大元股份在2011年已将52%股权收进囊中的世峰黄金,则因协议签订程序不合规,而面临着诉讼风险。

机构、游资灰色地带

大元股份耗时4年的镀金大戏本已濒临尾声,如今又再度掀起新的风潮。

“单我就听多个不同渠道的人说这个公司,炒作题材之类的。”前述私募老总告诉,“有一阶段公募也被忽悠了进去,你查一下曾经的机构股东。”

在成就了2009年呼市第一牛股的背后,那些隐秘的利益脉络亦将浮出水面。这里面谁买单了谁的风险,谁又赚了谁的钱?

这期间,私募、基金、投机大户轮流更替着公司股东榜。大元股份与游机构及资之间的灰色关系,在矿绯闻四起的年代,难以说清。

据统计,上市以来大元股份的身影曾经20次出现在大宗交易平台上,累计成交量达到了9718.58万股,成交金额为16.56亿元。其中在沪(上海)、江(江苏)、浙(浙江)三地接盘的交易量高达6984.42万股,占比71.87%;对应的交易额11.23亿元,占67.8%。

由此可见,上海、江浙地区的机构和游资对大元股份的炒作较为凶猛。

2009年6、7月大连实德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6830万股成交金额8.99亿中,有4892万股由上海本地的营业部接盘,成交金额为6.56亿,占比分别为71.21%和73%。江苏地带则接应了184万股,交易2539万元;浙江地区营业部接手258万股,接应金额3665.4万元。

2011年上半年,上海泓泽抛售的2280万股共6.56亿元中,由上海地区营业部接盘的有1102.14万股,合计耗资3.18亿元。

此外,股价异动数据显示,机构资金对大元股份也有所布局。

2009年以来,大元股份一共发生了39笔异动,其中有16笔涉及到机构专用席位。15笔集中发生在2011年。据统计,这15次交易机构总共成交6.73亿元,其中卖出多达5.27亿,买入仅为1.46亿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