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郭树清上任百日后再谈改革

2018-09-18 18:37:33

郭树清上任百日后再谈改革

中国证监会新任主席郭树清上任已逾百日,观其言看其行,无一不围绕“改革”二字展开。

“市场的力量和开放政策”,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上周在接受日本朝日独家专访时,亮出了他所信奉的改革途径。他还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城乡的二元结构”。他说:“可以说,如果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经济问题的一半就解决了。”

而对于其主政的国内资本市场,日前有报道称,郭树清在上任不久之后的一次内部场合中曾抛出惊人之问:“IPO不审行不行?”这个问题当时抛给了证监会发行部官员和发审委委员,而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被认为是国内资本市场改革最艰难也涉及既得利益最大的事项。

“作为证券市场看守者的郭树清先生,站在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前线。”日本朝日如此描述郭树清。

关注经济改革

郭树清最近一次公开谈“改革”,是本月8日在东京接受日本朝日独家专访时提出的。这一天,是其履职中国证监会主席第102天。

当日,郭树清就中国的潜在风险提到两个话题:一是城乡的二元结构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二是外汇储备快速增长的风险。这两个话题亦是郭树清2011年10月29日上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之后,谈论最多的话题。

2011年11月10日,郭树清首次以证监会主席身份公开亮相,出席国际金融论坛2011全球年会。会上,郭树清不谈股市,谈外汇储备。同年11月12日,郭树清在2011财新峰会上做了到任证监会以来第二次公开演讲,称中国“破除城乡要素流动的体制障碍迫在眉睫”。

对于这两个风险的解决之道,郭树清本月在接受朝日采访时表示,正是“改革开放”。

日本问郭树清,随着欧债危机的加剧,中国出口增幅已下降,房地产的价格也开始下降,中国经济是否会急刹车?

郭树清的回答是:“现在的欧洲,和2008年雷曼破产时金融机构突然倒下的情况不同

郭树清上任百日后再谈改革

。中国比起其他的国家,在财政上还是宽裕的。若有必要推出经济刺激对策,中国完全有时间可以充分应对。”

而对于欧债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郭树清的看法是,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很大,大到即使不依赖出口,包括公共事业的国内投资也很多。国土面积大人口众多,加上政府难以管控的灰色领域经济活动的存在,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极端下落的可能性很小。中国到2015年为止的5年经济平均增长率为一年7%。中国政府关注的并不是经济增速回到10%,而是经济增长出现质的改变。

在郭树清看来,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城市与农村的二元结构。

他说:“在中国有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之分。农民来到城市里,以农村户口工作的话,即使是同样的工作,比起城市户口的人在社会保险,教育,住宅,医疗等各种方面都是不利的。即使实际收入相差3倍,生活上的差别远比这个大的多。因为在竞争开始前就存在差距,社会的公平性体现不出来。贫困农村的孩子们也不能很好地受教育,这种差别有形成固定化的倾向。”

郭树清举例称, “打个比方,我的下属他们老一辈也都是农民。因为通过学习上了大学,才拿到了城市户口。现在大学进行扩招,来自农村的学生看起来好像多了,但精英学校还是逐渐减少。去年,城市人口第一次以微弱优势超过农村人口,但农民还是有6亿人以上。他们的教育水平问题,关系着将来的人口素质。”

郭树清还就农村社会保障接受采访表示:“农村与城市的待遇不同是在推进工业化的初期阶段,那时政府没有钱。现在,那样的说辞已经不能通用了。在推进经济增长促进消费的同时,改正这种差距也是不可或缺的。不是说没有钱,而是不能很好的分配的问题”

“土地制度的改革也是必要的。大家都去城市打工了,有些农村就消失了。中央政府应该发现这些问题点,慢慢做出改善。但是,有部分村里的干部在当地很牛,很难改变他们想利用分派土地权利来赚钱的那种思想。”

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郭树清也再次提到了外汇储备。

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管理的外汇储备为3.2万亿美元,较郭树清2004年任央行副行长时期膨胀了5倍。郭树清称,外汇储备以这种速度增长,弊大于利。就好像把赚来的外汇放在仓库里一样。而且大量保有的美元与欧元都已经跌价。储存这么多外汇,就好像背负起别的国家的风险。

他表示:“要改变中央银行集中外汇管理运用的结构,企业应该更加自由地使用外汇,这个是必要的。民间的判断是,应该增加与产业发展紧密相连的海外投资。比如收购外国公司,比如为了确保资源进行的投资等。海外直接投资额的话,我们在10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5名。成为2,3名的那一天应该不远了。”

郭树清还表示,人民币汇率表现可以更加自由,今年人民币会升值的。他说:“即使进一步促进人民币的交易自由化,对于经济的影响也是有限的。因为现在都认为人民币会升值。现在也是人民币汇率的诸多改革容易实施的时期。随着贸易和直接投资的扩大,使用人民币来结算,以及投资的范围也应该会扩大。”

IPO改革新思路

郭树清推崇市场化,在其资本市场监管过程中也有体现。

郭树清在接受朝日社采访时表示,市场就是资源的合理分配,譬如,证券市场和债券市场。中国的财富是建立在长期投资和经济全面发展上的。放眼世界,在计算机、通讯、互联等新产业开始发展的阶段,资本市场提供资金,帮助发展。但是在中国,究竟发展什么产业是由政府主导的,但还是由市场来抉择比较好。

事实上,去年12月1日,郭树清在公开场合首谈资本市场,即表示证监会将带头讲诚信,推进政务信息公开和阳光作业。在演讲过程中,他强调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公开化和国际化四个导向。

不过,郭树清日前抛出“IPO不审行不行?”的问题之后,这个问题目前尚未有公开答案。

经济观察报的报道称,一位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依然充满震惊。他说这是他认为这只是郭树清在试探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水深水浅,他也知道郭树清主张加强监管、放松管制,真正想做点事,但他依然惊讶郭能有如此的改革思维和魄力,敬佩之余亦担心其所将遭遇的阻力。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主流资本市场中极少数采用发行审批制的国家,自从1992年证监会成立到现在,中国证券市场的新股发行经历了审批制和核准制两个阶段。与审批制相比,核准制虽然引入了券商这一执行发行规则的中介机构,但本质上它仍然是一种带有较强行政色彩的股票发行管理制度。

市场人士认为,审批制是目前A股的乱象之源,股票发行的审批制带来寻租空间,而随着权利介入越来越深,改革这一领域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

一位证监系统内部人士即对郭树清的改革呼声表示了忧虑,郭树清的改革最终将是触动既得利益者,包括掌握审批权的证监系统官员。资本市场潜藏着大量的权贵资本,如果仅仅靠强人决策去推行改革,肯定是要遭遇巨大阻力的。

而发行审批制的受益者多位投行人士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市场热议的发审制度应向注册制转变,目前还有三大条件并不具备。法制环境及经济发展现状不允许,投资者不成熟,监管职责难于过渡。

也有部分市场参与者担心证监会目前所有的审批都十分严格,在这种条件下,还是会出现许多虚假的情况,如果放给市场,是不是能有一个很好的法制环境去保证信息披露和市场交易能够公平公正。毕竟中国证券市场的违法成本太低了。

但据经济观察报援引银河证券战略研究部总经理樊敏的话表示,郭树清开始在做顶层设计,服务实体经济。上市企业最早不是为了上市,是为了融资。现在变成了投机,功能在变味。现在要回到基本的功能上来,方向和思路都是对的。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也在微博上发表评论,声明坚决支持取消审批制。许小年认为:取消发行审批制是建设公正、有效市场的必要前提,是根治腐败的有力措施,坚决支持取消审批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