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紫光古汉总裁送钱拉票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并

2018-09-22 12:45:39

紫光古汉总裁送钱拉票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并立案调查

业绩造假的紫光古汉遭遇证监会调查期间,公司总裁送钱拉票当选人大代表背后,商人们在人大代表的金字招牌之下进行着各种秘密交易。

“在1月2日衡阳市第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我公司总裁程昌衡先生作为衡阳市参选湖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候选人,成功当选为湖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2013年初,紫光古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紫光古汉”,)的官方站上刊登了的简讯称,“这不仅是程昌衡先生个人的荣誉,也是衡阳市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和全市人民对紫光古汉集团近年来取得的显著经营业绩的充分肯定和褒奖。”

1965年出生的程昌衡一直在衡阳市的国有企业工作,最终坐到了上市公司的总裁之位。湖南媒体将程昌衡誉为有气魄的“营销大王”。2009年拯救了巨额亏损的紫光古汉,程昌衡成为功臣,他当选湖南省人大代表看上去顺理成章。然而,程昌衡的省人大代表位置“还没坐热”,便被“掳了下来”。2013年12月28日下午,湖南省人大宣布紫光古汉总裁程昌衡因送钱拉选票而终止人大代表资格并立案调查。

程昌衡突然终止人大代表资格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2013年,湖南终止人大代表的名单上,还有震惊资本市场的万福生科造假案主角龚永福。在之前的五年之中,广东省人大更是采取强制罢免程序,罢免了涉案44亿元的广东华美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克强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商人们热衷人大代表资格的背后,巢湖“周光全案”揭开了人大代表商人们的生意秘密。

紫光古汉的总裁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用这句话来形容紫光古汉的管理架构非常恰当。作为紫光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紫光古汉过去数年一直通过市场化方式聘用公司董事长。前面走了一个同方系出身的李义,后面来了一个涌金系出身的乔志诚,都无法撼动程昌衡在紫光古汉中的特殊地位。

程昌衡早年担任过商场的百货部经理,后来出任衡阳弘湘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9年,紫光古汉的二股东衡阳市国资委派程昌衡出任紫光古汉的监事会主席,和很多国资代表一样成为上市公司的“看门人”。不过,程昌衡进入紫光古汉的时候,上市公司内忧外困,当年营业利润为-7175.88万元,净利润为-8816.71万元。程昌衡这个“看门人”进入上市公司后非常进取。

根据《衡阳》2012年8月的一篇名为《无限“精气神” 纵横商海间——记紫光古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程昌衡》通讯报道,2009年,李义被聘请为紫光古汉的董事长,此时,程昌衡为公司监事会主席、纪委书记。在当年紫光古汉的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上,程昌衡“慷慨陈词,力排众议,坚决主张公司把握自己的命脉,收回已经拱手让人多年的产品销售权”。

同年,紫光古汉成立衡阳销售公司,程昌衡任总经理,亲自主持一线销售工作。根据上述通讯,程昌衡在半年时间实现简装古汉养生精销售收入6000万元,增幅达3000万元。2010年,古汉养生精单品销售收入历史性地突破多年徘徊在1.5亿元水平的“天花板”,达到2.11亿元,利润5200多万元,分别比上年增长20.57%和440%。

2010年12月,程昌衡被紫光古汉董事会任命为集团公司总裁。2012年2月,程昌衡力排众议,说服董事会放弃了剥离衡阳制药有限公司的想法,同年4月,在程昌衡的主持下,紫光古汉持有的南岳制药公司36%股权通过上竞价转让。

作为这样一名深度介入企业经营的国资代表,程昌衡的前途与紫光古汉的业绩可以说互为表里,紫光古汉业绩好,则程昌衡的前途光明,而程昌衡当选省人大代表,也被紫光古汉视为一种荣誉,可被视为政府对于企业的一种认可。

对于2013年初的紫光古汉来说,这个荣誉来的太及时。此时,公司由于业绩造假已经被证监会立案稽查3年多时间。当年3月,也就是程昌衡刚刚当选省人大代表时,紫光古汉收到了证监会开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被予以警告和处以50万元罚款,相关人被处以共计39万元的罚款。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已查明紫光古汉存在以下违法事实,一是2005年至2008年年度报告会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即通过虚开发票、虚减财务费用等方式来虚增利润,如2005年虚增主营业务收入3669万元,虚增主营业务成本675万元,虚减营业费用756万元,从而虚增利润3750万元,对比当年对外公开披露年度报告中的净利润,为429万元。二是未如实披露《合资协议之补充协议》签订并实际执行相关情况,即在2005年12月,紫光古汉未经董事会授权就与湖南景达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合资协议之补充协议》,承接了南岳制药8480万元的不良资产和8480万元的负债,随后通过代南岳制药偿还债务的方式隐性执行了该协议,但未及时披露,也未在2005年至200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该协议及其实际执行情况。在2008年,紫光古汉还通过签订虚假土地出让金代付协议等方式来冲销为执行协议形成的应收南岳制药往来款余额。

程昌衡高票当选人大代表向市场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证监会对紫光古汉的处罚已经成为过去时,程昌衡当选人大代表证明公司现在的经营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令投资者大跌眼镜的是,程昌衡的人大代表任职资格不到一年时间就被终止,突如其来的纪委调查反倒令紫光古汉更失诚信。由于程昌衡并未被最终定罪,因此他目前仍担任紫光古汉的董事、总裁,但公司方面称,程已经不再主管企业经营,而转而负责内部管理。

在程昌衡主管经营的时期,保留衡阳制药公司是其工作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近些年来由于受产品结构单一、工艺落后、设备老化、人员包袱重等因素影响,衡阳制药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3年12月19日,紫光古汉公告称,衡阳制药公司因注射剂生产线GMP证书即将到期,将于2013年12月底开始停产。公司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罗年华表示,根据城市规划,衡阳制药公司厂区被列入本次拆迁范围。衡阳制药公司拟在原址、原地、原厂进行GMP认证改造的设计方案因此终止实施。“现在处于停产的状态,暂时没有具体的方案。”

麻烦还不止如此。近期,紫光古汉还深陷与同德祥的官司门。根据终审判决结果,预计减少紫光古汉当期利润约5300万元。然而,紫光古汉2013年前三季度净利润103万元,同比下降98.14%。对于2013年的业绩,罗年华表示:“盈利压力很大。”

对于紫光古汉来说,曾经业绩造假令公司信誉扫地,现在程昌衡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湖南省纪委通报显示,程昌衡为首的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的一批人存在送钱拉票的情况。程昌衡到底花了多少钱才当选人大代表还是个谜,在大规模的反腐背景之下,程昌衡为首破选举案已经成了整肃人大代表选举的典型。

花甲的归乡商人

省人大代表是由具有投票资格的市人大代表投票产生,一个市有很多市代表,程昌衡们不可能一一认识,那么从候选到当选,他们是如何一步步实现的呢?同样在湖南,邵阳市的一名省人大代表候选人以“自杀式袭击”式的举报,揭开了地方人大代表选举的盖子。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尽管在广东经商多年,但黄玉彪仍操一口浓厚的湖南乡音。2012年,当年届花甲的黄玉彪回到家乡邵阳,希望通过当选人大代表来上达民意,下效乡亲时,却发现这条路太难走了。

“我以前只作为特邀代表参加过两次全国政协会议,但从来没参选过人大代表,这次起初是为参选全国人大代表。我认为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致富思源,做公益回报社会是企业家应尽的社会,但我看到很多人参选代表是为图个人利益,我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影响更多的人,为社会做好事。”黄玉彪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据黄玉彪自称,他早已身家10个亿,生意也主要在广东一带,因此回乡参选人大代表,绝无掺杂个人利益驱动。黄玉彪原本以为自己当选的胜算非常大,他不仅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更在慈善领域颇具声望。在过去的20多年里,他以不同的方式捐助的善款累计已超过3000万元,获得过广东省红十字会“爱心大使”、“中国房地产行业和谐发展十大推动人物”、“中国十大杰出管理人物”等殊荣。在老家邵阳,他也曾出钱出力,修路

紫光古汉总裁送钱拉票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并

,捐献医疗资金。

“但他们后来跟我说当全国人大代表不行了,可以当省人大代表。”黄玉彪告诉。不过,令黄玉彪感到意外的是,就是这个省人大代表,在选举前还有人暗示他要送钱。

黄告诉,他虽曾两度作为特邀代表参与过全国政协会议,但此前并未实际参与过代表选举,对程序也不熟悉,经邵阳市官方人员介绍,他联络到新邵县、隆回县、洞口县、绥宁县、城步县、武冈市、新宁县、邵阳县、邵东县9个县市代表团送钱,依照代表的名额按每名代表1000元的标准送出320份。

公开的信息显示,本届湖南省人大代表选举中,邵阳市具备投票资格的代表共为540人,候选人得票数超过半数即当选。在2013年1月2日投票之时,实到代表为534人,即需要超过267票方可当选。最终,黄得票为241票,距离过半数差20余票。

在接受采访时,黄玉彪自认为落选的原因是送钱送得不够多,并称,曾有人在选举前建议其向人大代表发放一些介绍自己的资料“打个转”,以便于加强代表了解,但他表示拒绝,“一次会场也没有去过”。

选举结果让黄玉彪倍感气愤,他开始在上实名举报。黄玉彪是个生意人,多年的商场交易规则让他在决心举报的时候多留了个心眼,他坚持要求收过他钱的人全部退还,并刻意要求以银行转账的方式留下证据。对于上门来退钱者,他也留下录音录像取证。至2013年1月24日,黄所送出的32万元全部被退还。

不过,黄又称,知道要送钱,自己就开始为举报做准备,并不是因为没选上才举报。“我有信心,我这个人要么不做,开弓就没有回头箭,我会坚定地走下去。”黄玉彪对表示,现在经商之余,他还关注了其他当选人大代表企业家的不正当行为,并进行举报。

企业家们的路数

对于程昌衡、黄玉彪等人来说,成功当选人大代表,除了送礼拉票外,还有一个非常必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成为人大代表候选人。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下称《“选举法》”),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

因此,成为人大代表候选人,有时候可以只是领导的一句话。当然,虽然提名人大代表候选人实行等额提名,但最终在人大代表候选人中选举人大代表,则实行差额选举,领导的话也未必管用。

2009年8月18日,原巢湖市委书记周光全因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无期徒刑。希玛企业集团总经理何帮喜、安徽新亚特电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顶峰这两位企业主曾涉嫌因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而分别向周光全行贿的事实,被写入了“周光全案”判决书。

根据“周光全案”卷宗,何帮喜供述,2002年10月,他为了扩大企业知名度,到周光全的办公室,请求周帮忙争取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名额,而周光全则表示,希玛企业集团为全国知名企业,自己可以帮忙安排当选一事。2002年底,巢湖市将何帮喜作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报到省里,但没被选上。但次年6月,何帮喜当选为安徽省十届人大代表。

而徐顶峰则称:“2002年下半年,巢湖市委、巢湖市第一届人大主席团确定我为无为县的省人大农民代表候选人(我是2007年加入民建的),后经选举,当选为省十届人大代表。当时周光全担任巢湖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和一届人大主席团主席,我能当选省人大代表,肯定离不开他的关心和支持,所以我很感激他。”

而一些企业家除了向上联络官员之外,也通过不正当的方式谋求群众基础。

2011年,原河北依棉集团董事长汪利娟被一审判刑,法庭认定其犯有合同诈骗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

而汪利娟曾是第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十届人大主席团成员。了解到,在长期把持依棉集团的经营,并通过国有企业改制将依棉集团低价出售给假外资的过程中,汪利娟在依棉集团内部早已民怨沸腾,那么她又是如何顺利通过依棉集团职工推选,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呢?

据了解,当时的依棉集团人大代表候选人有两个,其中之一为汪利娟,另一个是某科的科长。在进行员工投票时,一个班的员工首先拿到了选票,由于大家都反感汪利娟,便都将选票投给了另一人。结果值班长眼见无法完成任务,便没有将已发选票交上去,也没有将其他选票发下去,而是越俎代庖地将所有选票都投给了汪利娟,此后,汪利娟顺利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并一步步走到了人大主席团成员的位置。依棉集团员工称,相关发缴选票的值班长事后获得了经济嘉奖,部分人获得了职务提升。

人身的保护伞

每年,胡润在统计中国富豪榜时,都会特别关注一下这些富豪的政治身份,他发现很多富豪都具有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身份。胡润认为,企业家谋求这些身份,目的大概是为了获得政府的认可。

胡润可能不了解中国国情。

2011年11月26日,广东惠州一酒驾司机驾驶奔驰车将一名路人撞倒,撞人后,肇事司机酒气熏天地从车上下来,非但不道歉,还破口大骂:“你这穷鬼,还敢骑一辆破车来撞我。”更作势要动手打人。执法交警要扣留肇事司机及车,该司机立刻亮出人大代表证。原来他是惠州市保佳环保科技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许茗雄,刚刚当选为惠州市惠城区人大代表。许茗雄称警察不可随意扣留人大代表,当然该说辞并未阻止警察执法。

近年来,像许茗雄这样的人大代表横行乡里的事件并非孤案,而人大代表的身份便成了他们的护身符。

中国《宪法》第七十四条、《全国人大组织法》第四十四条、《地方组织法》第三十五条,分别对全国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代表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的许可作出规定。2012年10月新修改的《代表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大代表,非经本级人大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大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大常委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如果因为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应当立即向该级人大主席团或者人大常委会报告。

新修改的《代表法》规定,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大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大主席团或者人大常委会许可。人大主席团或者常委会受理有关机关依照本条规定提请许可的申请,应当审查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大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并据此作出决定。乡镇的人大代表,如果被逮捕、受刑事审判、或者被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执行机关应当立即报告乡镇的人大。

“很多企业家担心自己出事,而当上了人大代表,则可以给自己的人身安全提供多一重保障。”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索通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韩德云向解释了企业家热衷人大代表身份的原因。

2013年,万福生科造假案震惊资本市场,万福生科多名涉案人员被捕,身为万福生科董事长的龚永福因是常德市人大代表,一直没有采取刑事措施。本刊在常德采访期间,龚永福在被专案组侦查期间照常处理公司日常事务。2013年7月25日,常德市人大常委会才宣布终止龚永福的人大代表资格,万福生科也因董事长有人大代表资格,没有树倒猢狲散。

那么对于企业家来说,积极谋求人大代表身份的初衷,究竟是认为自己处于弱势地位,还是预设了一个自己或自己的企业可能会犯法,而提前寻求保护伞?万福生科的造假多年,寻求保护成为必然,那么其他的企业家呢?韩德云表示,企业家们的初衷不好一概而论。

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人大代表并没有因为这种政治身份而更加自律。2010年,牡丹江市出现1010笔10.7亿元的银行恶意逃废债务,涉案的24名企业主中有18名各级人大代表和6名政协委员,当年,牡丹江市取消了他们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资格。2011年,招远市取消人大代表候选资格的人中,4人违反计生政策超生二胎,2人存在严重违法违纪问题,另有1人因不依法缴纳职工各类保险金而被取消资格。

2008年至2012年的五年中,有26名违法违纪的人大代表被终止其资格,其中有4名商人。广东华美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张克强涉及市值达到44亿元盐湖股权涉嫌诈骗案。案发后,公安部曾向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发函,介绍了张涉案情况。据了解,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为此派人找张克强,希望他主动辞职;但张克强不同意,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启动了罢免程序。

做生意的金字招牌

1月3日,江苏黄埔再生集团董事长陈光标赴美,他那张印满了各种头衔的名片“亮瞎”了外国的眼睛。“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人”、“中国最著名的慈善家”、“中国道德领袖”等一大堆头衔,不过陈光标一定很遗憾,如果有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这样的头衔,那一定更具说服力,可惜他连续旁听了13年的全国两会,却没有获得正式身份。

由于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企业家多为当地有实力的企业家,因此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一旦获得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样的身份,便可成为做生意的金字招牌。

美女老板、四川汉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冰原本有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1994年,作为下岗人员的谢冰为生计所迫下海创业。她最初开副食店,起步资金6.5万元,全部是借款和贷款。生意不顺,第一年去重庆进货遭遇火灾,损失了一万多元;第二年贷款25万元,在河南被骗走10万元;第三年,买了一车假货。她的转机从代理双汇火腿肠开始,并逐渐发达起来。

一个感动无数人的励志美女,一波三折之后终于迎来了春天。1997年,谢冰与当时还是她男友的冯斌创立了汉唐公司。2000年,汉唐公司开始自营超市,很快发展成为川东北最大的连锁超市公司。2003年,谢冰当选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后又连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然而,自从2004年开始,谢冰、冯斌夫妇开始迷上了超市以外的项目,例如铁山旅游风景区项目。经法院查明,2003年6月至2008年7月期间,汉唐公司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以公司超市经营和打造铁山宾馆项目等缺少资金为由,承诺支付1.5%至10%不等的月息,以借条、收据等形式出具凭证,在宣汉县、通川区、达县等地向812名群众吸收存款2.56亿余元。

谢冰感人的创业故事足以打动川东纯朴的老百姓,加上她人大代表的身份为其增加了信誉度。储户刘平说,他存款前,冯斌不仅介绍了汉唐的实力,还介绍说老婆是全国人大代表。很显然,人大代表成了谢冰夫妇揽储的金字招牌。在长达五年的揽储过程中,没有人怀疑这位美女人大代表的生意。

案发时,司法机关鉴定的数据显示,谢冰夫妇尚有1.97亿余元未归还。同时,法院还审理查明,汉唐公司和冯斌、冯某某在2006年至2008年8月期间,隐匿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逃避查处。2008年10月28日,谢冰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次日,即被当地公安机关控制。2009年12月,谢冰案一审判决,谢冰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20万元。

政商通行证

在多年的两会报道过程中发现,绝大多数企业家在当选人大代表后,积极发挥了人大代表的作用,提出了具有建设意义的提案,也在投票时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大代表仅代表了自己企业的利益,甚至利用人大代表的身份来扩大自身利益。

谈及企业家为何会有很高的积极性来当选人大代表,黄玉彪表示,因为人大代表手中有投票权,很多施政主张需要相应级别的人大代表通过投票来决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官员对于当地的人大代表是有所诉求的,虽然人大代表不算官员,但实际上却形成了与当地官员官官相护的局面。

由于各地主要政府官员均兼任人大代表,因此在每年进行的各级两会中,在代表团讨论环节中,官员代表和企业家代表济济一堂,同桌议事,同堂饮食,同地住宿,在这种氛围中,企业家很容易和政府官员拉关系,而政府官员也需要企业家代表手中的珍贵一票。

黄玉彪告诉,在邵阳的湖南省人大代表中,一位刘姓人大代表便借助人大代表的身份,通过与当地政府良好的关系,低价拿地,目前他已经整理了相关的材料进行举报。

而何帮喜的笔录里显示, 在成为人大代表前后,他与周光全的关系逐渐加深,并进行了利益交换。

“为了争取到周光全的关照,在(2001年从北京回巢湖)考察期间,我到了周光全在老巢湖地委大院的住处,以看望周光全母亲的名义送给周光全5000元,周光全收下了钱;接着我对周光全说,我明年打算回巢湖投资,想弄块地办企业,周书记还得多帮帮忙。” 何帮喜供述称,“当时周光全说,好的,你放心吧,我来跟土地部门打招呼。”

司法材料显示,2002年上半年,何帮喜决定在无为二坝经济开发区征用一块工业用地,在地价上县里要每亩两万元,但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算,于是他请周光全出面帮忙,给无为县有关领导打招呼,在土地价格上给予优惠,周光全答应了。2002年7月,何帮喜以每亩土地1.4万元的价格在无为二坝经济开发区拿到了近90亩工业用地。

司法材料显示,2003年年中,何帮喜又想在巢湖弄块地,把自己的保龄球生产基地搬到巢湖,他向周光全表达了这个意思之后,周再次承诺帮忙,当年9月,在巢湖市经贸团出国考察途中,何帮喜送给了周光全2000美元,而周则出面为何帮喜的保龄球生产基地项目进行斡旋,同年11月,何帮喜以200万元土地出让金的价格获得了巢湖工业开发区180亩土地。

而徐顶峰在笔录中交代,从当选人大代表后,2003年开始,一直到周光全案发的2008年,每年春节前后,他都会去给周光全拜年,红包都在5000元至10000元不等。

除了人大代表选举“帮忙”以外,徐顶峰还承认,周光全对自己有其他方面的关照。例如,2003年9月,周光全率团出访英国、意大利等国,在确定出访人员名单时,周安排将徐顶峰列入其中,使徐随团出国考察。

司法材料显示,2005年暑假期间的一天,徐顶峰请时任省委副秘书长的周光全帮忙让其侄子能在芜湖市上好一点儿的学校,周答应,并请时任芜湖市市长予以关照。此事虽然最后没成,但周光全和经办的其他人称,确实曾经向有关官员打过招呼。

和何帮喜等人不同,按照黄玉彪本人的说法,他参选人大代表并不为私欲,因此在落选后才会有“自杀式袭击”举报的做法,但令他遗憾的是,他的举报至今并无下文。

“现在的选举跟老百姓脱节,首先候选人应公示,在本地做了什么?向政府和人民应有承诺,当上代表能做什么?真正要选好代表,应该组织公开演讲,让老百姓民主投票,选举的代表才能真正代表民意。现在不是人民选代表,而是官员在选,正是这种状况造成贿选。”黄玉彪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