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淘宝系惊人腐败黑幕商家行贿小二做大销售额

2018-07-26 14:13:28

淘宝系惊人腐败黑幕:商家行贿 小二做大销售额

淘宝曾经是创业者的天堂,但短短几年,却变成了多数人的噩梦。

虽然淘宝系有许多成长企业共同所面临的烦恼,但当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等一系列正常的商业规则被腐败产业链所控制时,淘宝建立在马云价值观上的基本商业道德不复存在。因此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企业管理结构的问题,还有淘宝员工对社会良知的践踏和对商业信誉的漠视。

当腐败成为淘宝小二的生活状态时,任何局部性的治愈措施都无法改变根本。这就是近几年来,不管马云让涉案的高管下课或是让小二离职

淘宝系惊人腐败黑幕商家行贿小二做大销售额

,小二们的腐败迹象并没有任何减少的原因。当淘宝没有干净的小二、上下级之间互握把柄时,对马云来说,反腐败,淘宝亡;不反腐败,阿里亡。

历时半个多月,我们突破淘宝公关们设置的重重障碍,面对一个个被淘宝小二搜刮得欲哭无泪的商家时,面对那些有后台小二支持的、洋洋得意的假货贩子时,我们只想试着了解:淘宝的水有多深?

淘宝小二,是阿里巴巴内部及淘宝商家对淘宝系工作人员的统称。随着淘宝系交易量的逐年攀升,淘宝小二们手中的权力也被逐步放大,这些平均年龄只有27岁左右的年轻人,掌握着800多万商家从开店到提高业务量的生杀大权。而这些栖身在日益竞争激烈的电商淘宝系之中的各类商家,随着淘宝系诸如天猫(原淘宝商城)、聚划算等一系列平台化产品的推出,而其中1000多种付费推广手段并不能有效地提高商家的自身业绩,原有的业务量急剧下降。多年以来,以淘宝小二为中心的地下黑色产业链日益成熟,攀附淘宝小二已经成为了淘宝商家进入淘宝平台、提升交易量、参加各类促销活动等的不二选择,这条捷径投入相对少且见效极快。

从早期的以淘宝小二为后台的刷信誉、删差评等隐蔽性手段,到通过代理公司进行第三方淘宝权力寻租,再发展到聚划算推出后直接参股公司明目张胆地获取不当利益,淘宝小二花样繁多的腐败形式遍布了整个淘宝系。从以前的个人索贿发展到目前的涉及到淘宝从技术人员、活动策划人员到客服人员全方位跨部门、跨专业的团伙性作案,淘宝小二的腐败猖獗已经成为整个淘宝系员工的常态。而这种常态已经成为影响淘宝平台公平商业交易的巨大黑洞。

自2007年以来,不断有腐败的小二被淘宝开除或离职,阿里巴巴原CEO卫哲、聚划算原CEO阎利珉被马云驱逐,都与淘宝小二腐败相关,然而淘宝小二的腐败如韭菜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呈现出开除不完、离职不尽的状态。对比中国公务员的腐败如同毒瘤一样除之不尽严重地影响着中国社会的健康,而淘宝小二的腐败,于淘宝乃至于整个阿里系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显然,阿里对小二的处罚力度没有威慑力量,据公开数据统计,动辄涉案上百万甚至千万的淘宝小二,没有一个受到司法处理。而腐败案的背后,有太多的小二涉及其中,这其中不乏淘宝系中层管理人员。

淘宝小二的集体性腐败,是制度之祸还是文化之错?

第一章 腐败探源 “神”一般的小二

每逢周末,杭州西湖国际大厦楼下车水马龙,而其中的宝马、奔驰等名车都是来接人的,他们接的是被阿里巴巴内部及被商家们叫做“小二”的淘宝工作人员。

周末晚上的杭州高档娱乐场所,基本上成了淘宝小二的天下,对于他们来说,一场饭局三五万是太平常不过的事情,用淘宝系商家的话说,“他们想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对我们来说,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神。”

往往在一场场推杯换盏、灯红酒绿间,在商家和小二称兄道弟之时,下个星期各平台活动位置的推荐商家就已确定,后面的生意自然就水到渠成,皆大欢喜。而那些没有门道或出不起钱的商家们,在排几个月队后,仍然在苦苦等候上活动、上首页的机会。

4月12日,又一封阿里巴巴内部的员工辞退通知在上流传,长期以来在男装排名前十的JEANJACK旗舰店等四家店,被阿里做了关店处理。《通知》显示,这些店的店主吴恩泽在2011年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在天猫小二的授意下,先后向服装类目相关小二以及集市、商城、聚划算、淘金币、试用中心、淘宝、淘江湖等部门的员工多次行贿。而吴恩泽换来的是JEANJACK旗舰店单店2011年的销售额超过5200万元。

“只要出得起钱,就能做淘宝”。一位杭州做家电和男士精品,用一辆F4汽车“搞定”一年活动的商家坦言。能攀附上小二,不仅商家可以不用排队参加各种促销活动,在商品出现质量问题时小二能迅速帮你摆平一切,更为重要的是,小二可以提供给商家竞争对手的店铺访问量、访问深度、店内停留时间、回头率等关键性数据,也可以把低价甚至劣质的产品高价卖出。

据公开资料显示,年间,淘宝年交易额分别是999.6亿、2000亿、4000亿、6000亿元人民币;2012年,马云的目标是1万亿元。而在2011年的团购冬天里,聚划算创造了101.8亿元的销售奇迹,几乎占据了中国团购市场50%的份额。淘宝及淘宝系巨额的交易量让海量的商家趋之若鹜,但在海量商家和商品里,众多的中小型卖家很容易被巨大的商品信息淹没。而淘宝系平台每天的促销活动就数量有限,第一页的展示和推荐的位置是基本固定,掌握了这些稀缺资源的淘宝小二,自然就成了淘宝商家所攀附的对象。虽然淘宝系各种平台的付费推广方法有1000多种,但这些手段多数不能带给商家实质性的交易额,更多的是商家为淘宝提供收入。

“做了四个月淘宝没有一笔生意。叫我怎么过?没法过!现在我开始痛恨淘宝。”初入淘宝的伊云显得有些激动,她不理解为什么传说中的“淘金地”如今变成这样。更多时候她是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夜里才想起自己并未吃饭,买两个面包、一瓶冰红茶,但难以下咽。“以前什么样?我不知道,现在晚上电脑开着,再困也睡不着,听到电脑里传来叮叮的声音,以为是来生意了,一看居然是广告,接着睡了;一会又是叮叮的声音,起来看,又是广告。”颗粒无收的伊云在对《IT时代周刊》谈起原来被誉为“创业者的天堂”的淘宝时,满腹绝望。

对众多商家来说,要么像伊云一样任凭店铺冷清直至关门,要么想方设法行贿淘宝小二,打通在淘宝上通往财富之路。

近乎垄断的市场占有率和巨大的销量,让不少淘宝卖家趋之若鹜,聚划算等淘宝平台的门槛逐渐水涨船高,而手持“入场券”的淘宝小二,也就成了掌握淘宝卖家生杀大权的“关键先生”,淘宝小二的权力寻租由此而更加猖獗。

阎利珉带出的“泥”

3月6日下午,淘宝团购平台聚划算CEO阎利珉(花名“慧空”)因为员工腐败、管理不当而遭遇下课。

据聚划算内部人士讲,整个事件来得相当突然,事发前毫无半点征兆。就在该日上午,阎利珉还在个人微博上公布了关于建立“聚划算消费者团购保障基金”的计划,下午便被阿里巴巴集团通知走人。

马云的这次下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发生在2011年2月的阿里巴巴“欺诈门事件”(中国供应商欺诈客户)。作为最高承担者,时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卫哲也是遭到马云闪电驱逐。

因员工腐败而下课,阎利珉带出的泥有多大,也许早就超过了马云的想象。三个普通小二,一个月能有过千万元的营收,可想而知没有被提及的小二手中的灰色利益又有多少呢?

与阎利珉一同被处理的有聚划算UED俞力超、淘宝PD马驰、阿里云工程师闫程亮。据阿里巴巴廉政部调查,这三人联合淘宝两名前员工参股设立杭州爱婚婚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婚婚”),以多次上聚划算的方式牟取上千万的利益,违背了《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中“关于利益冲突披露”的规定。

实际上,聚划算内类似“爱婚婚”一般的以权谋私的腐败事件不是个案。2011年12月30日,阿里公告显示,“聚划算商品团小二朝宗在工作期间,明知违反聚划算活动规则,仍利用公司赋予的工作职权,安排包括其关联人士在内的多家店铺频繁参加聚划算活动,并由此获取不正当利益。”朝宗被辞退,并按照法院判决赔偿淘宝300万元。

“吐出300万,那吃下去的是多少呢?肯定多得很。”一个卖家评论。

没有人清楚知晓爱婚婚和朝宗利用聚划算牟了多少私利,也没有人知道,在淘宝小二的队伍里有多少个像朝宗一样的小二,用阿里离职员工的莫莫的话说,离开的只是做得不够聪明!

阎利珉带出来的“泥”只是淘宝小二腐败中的一种形式和三个人而已,更大的黑洞依然在阿里的公关和马云的狡辩中,如阳光般“灿烂”。

123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