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费率跌破万4券商佣金价格战逼近成本线

2018-10-17 16:43:47

费率跌破万4 券商佣金价格战逼近成本线

近年来,国内证券行业佣金价格战愈演愈烈,平均净佣金率水平呈快速下降之势。甚至有部分券商悄悄给客户开出了低于万分之2的白菜价。

持续佣金战是否会改变未来券商佣金收费模式?告别佣金战场,券商经纪业务又该向什么方向转型?为此,证券时报通过大量采访,以了解行业对当前佣金战的看法与认识。

根据股票交易量来估算券商业绩的时代已经过去,持续的佣金价格战已让券商经纪业务收入不断下滑。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受交易量及佣金费率下降影响,经纪业务收入同比依然下滑,全行业实现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含席位租赁收入)626.1亿元,同比减少22.78%。

从佣金率水平来看,前三季度证券行业平均净佣金率为万分之3.94——跌破万分之4关口。甚至有的大型上市券商对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客户,给出了万分之1.2的超低佣金率。这一打破盈利底线的佣金率,对于券商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券商经纪业务在丢掉这靠天吃饭的粮田,又要如何开垦新的耕地?

佣金率逐年下探

券商佣金价格战由来已久,是各家券商争夺客户的重要手段。统计数据显示,证券行业平均佣金率已从2013年的万分之8.73下降至2017年前三季度的万分之3.94。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在证券行业不断深入,很多券商针对上开户的万分之2.5佣金率已成常态,而这一佣金率还只是公开价。

“省钱才是硬道理,佣金低至万2.5!”在广发证券官上,直接打出了这样的广告标语。佣金率低至万分之2.5的并非广发证券一家,华泰联合、平安证券、国金证券、长江证券、东莞证券等也都公开给出万分之2.5的低佣金率。

据了解,如果客户的资金量够大,交易足够活跃,经过讨价还价,很多证券营业部还会在佣金率中做出让步,给出万分之2甚至更低的佣金率。海通证券有的营业部此前曾为普通账户给出万分之1.5的佣金费率,如果资金量达到一定规模,费率甚至可以下调至万分之1.2。

此外,证券时报还了解到,一些小券商如爱建证券、东方财富证券等,还可以定向给到特定客户低至万分之1的佣金优惠。

面对不断下探的佣金,券商经纪业务还有利可赚?今年6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党委书记方向瑜在证券公司分支机构负责人高级研讨班(第三期)致辞时提到:目前,经纪业务收入占比已从2011年的50.5%下降到2016年的32.1%,佣金率已经开始呈现加速下滑态势。据测算,到2019年,经纪业务利润将趋近保本线。在不断趋紧的业务空间中如何谋求业务转型,是全行业和协会都应当思考的一个重要课题。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平均净佣金率已下探至万分之3.94。

在采访中,多家券商经纪业务负责人也向证券时报表示,万分之2的佣金是实体券商营业部的盈利底线,打破会导致亏损。

“目前行业的平均佣金率距离保本线可下降空间有限。”国海证券零售财富委员会相关负责人给证券时报详细的计算了一番,目前沪深交易所按成交额的一定比例向券商收取经手费、证管费、过户费等费用,行业将此统称为“规费”。一般券商向上交所缴纳的“规费”约为万分之0.7,深交所约为万分之0.9。除此以外,券商还需承担日常经营所必须的人力、系统、场地、税费等其他业务成本。根据经营策略和资本投入不同,各券商经纪业务的成本大概在万分之2至2.5之间。

券商佣金战还能打多久?

“目前佣金战场再怎么厮杀,佣金率都不会立刻降到‘零’。”一位不愿具名的深圳中型券商经纪业务负责人称,按照最新出炉的《证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第25条对佣金管理做了如下规定:收取的佣金不得明显低于经纪业务服务成本;不得使用“零佣”、“免费”等语言进行虚假宣传等。

“当前国内证券行业佣金水平已是全球最低之一,正逐渐接近行业经纪业务成本线。”国泰君安证券零售业务部总经理王新宇表示,监管部门在紧守金融风险底线要求的同时,最近几年券商的经纪业务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包括券商的合规、风控、适当性等成本。

目前来看,行业佣金下滑趋势虽仍具惯性,但下滑速率已大幅减缓。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行业平均净佣金率为万分之7.54,2015年迅速下滑至万分之5.56,2016年下滑至万分之4.21,而今年前三季度平均净佣金率为万分之3.94。

中泰证券副总裁黄华也认为,今年以来,佣金率的下滑对经纪业务造成很大的冲击。传统经纪业务的利润趋向于零,这是不可避免的。此外,成本也在不断上升。今年监管依法从严,对传统金融机构来说,服务成本在不断上升。

尽管面临下滑困境,经纪业务依旧是大多数券商最重要的核心业务板块。黄华说,目前证券公司收入结构有两大共同特点:一是,经纪业务收入占比虽在下降,但依旧是占收入最大的;二是,个人投资者贡献度比较高。以中泰证券为例,目前中泰证券47%的收入来自于经纪业务,其中,91.7%的收入来自于个人投资者。

不过,在多数业内人士的眼中,佣金价格战早已不是经纪业务的主旋律,服务升级、转型财富管理才是经纪业务的重中之重。“当价格足够低廉的时候,客户对价格的敏感度也在降低,而对综合服务的需求在逐步增加。”王新宇说。

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16年度证券公司分类评价中,代理买卖证券业务收入排名计算时,要在收入中扣除股基交易量的万分之2.5,这样的政策改变也意味着监管部门希望券商能够做好服务,而非简单的低价竞争。

国海证券零售财富委员会上述相关负责人称,未来经纪业务的收入构成将主要包括三项内容:佣金收入、息费收入、金融产品销售及承揽等其他收入。上述三项收入相对合理且能保持业务平稳发展的构成比例大致为4:3:3。

告别佣金战

经纪业务何去何从?

“国泰君安坚持不打价格战,以价格体现价值,倒逼服务升级。”王新宇介绍,国泰君安的“君弘精益”服务体系将客户分层,进行千人千面的客户画像,提供差别化服务。未来行业将会从价格竞争转向服务竞争

费率跌破万4券商佣金价格战逼近成本线

,券商拼服务、优质优价的时代已经来临。

德邦证券相关负责人称,未来券商还是要增加在财富管理领域的附加价值。金融产品当然也是重要的一项,此外,能否给到客户好的资产配置建议等咨询服务,才是财富管理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券商的大财富管理业务,是介于传统经纪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之间的一种业务形态,在为客户提供交易通道的基础上,向其提供涵盖理财规划、投资建议、其他增值服务等在内的一系列咨询服务,并由客户进行最终的投资决策。”国海证券零售财富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券商主要依靠提供上述咨询服务的过程和依据客户投资收益结果收取费用。该模式下强调券商与客户共生共赢,服务水平的高低将成为券商盈利能力的决定性因素。

该负责人还表示,未来券商交易佣金收费模式转变的可行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佣金+服务内容”模式,即对客户的交易额收取较低比例的佣金,再通过向客户提供投资咨询等个性化服务,按服务内容收取一定费用;另一种是按照客户资产规模收费,即在账户管理业务放开的情况下,券商向客户提供理财、投资咨询等服务,并根据客户最终的投资收益水平收取一定业务提成。

了解到,也有一些券商在经纪业务转型过程中选择发力创新业务和机构客户业务,部分券商在提高两融、股权质押、投行业务等创新业务考核比重,也有部分券商看准散户机构化趋势,着重培育私募客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