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法兰克福八百年磨砺成就欧元心脏

2018-08-18 17:58:29

法兰克福:八百年磨砺成就欧元“心脏”

德国作为欧元区的核心国,经济地位不言而喻,而作为金融中心的法兰克福,更是被誉为欧洲金融的心脏。这个历史悠久的金融中心正以迅猛的发展速度追赶纽约、伦敦等金融中心,成为新的坐标。

法兰克福位于莱茵河中部的支流美因河的下游,总面积为248.3平方公里,人口约70万人,是德国黑森州最大的城市,是德国第五大城市。据统计,2011年法兰克福的GDP为531.25亿欧元,人均GDP为85326欧元。法兰克福不仅是德国首要的金融中心,也是欧洲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不过,法兰克福成为金融中心并非一帆风顺,反倒命运坎坷。其扮演国际角色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的市集贸易。法兰克福坐落在连接意大利和欧洲西北部国家的贸易通道上,是一条非常活跃的贸易路线,18世纪的法兰克福经历了一段繁荣的时期,这个城市的银行业就是从这些贸易领域发展起来的,从18世纪中期到19世纪中期,法兰克福成为了德国的金融中心。

在德国不断走向统一的过程中,法兰克福开始走向衰落,这可以归结为政治因素;而另一方面,柏林的政治地位推动了金融发展,使其成为新的金融中心。1914年至1945年,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20世纪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世界经济和政治秩序有着巨大的变化。战争导致柏林在20世纪20年代甚至30年代的衰退以及1945年德国战败后的没落。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法兰克福主要是在国内发展自己的银行业务,重点关注金融重建的工作。随着德国和它的货币变得越来越重要,法兰克福的国际影响力也随之增加。1990年的德国重新统一、1998年欧洲中央银行的成立、1999年欧元的诞生,这些都推动着法兰克福金融市场的发展。

1欧元区货币政策中心

欧洲中央银行建立以后,国际性的金融机构开始围绕着欧洲中央银行,纷纷在法兰克福新设立了机构或是扩大现有机构的规模。这使得大量金融机构聚集在法兰克福,推动了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的持续发展

欧洲中央银行和德意志联邦银行的总部都设在法兰克福。从1998年欧洲中央银行体系建立以后,德国的中央银行从属于该体系,成为其中一个组成部分。货币政策的制定、外汇业务以及储备金管理等都已成为欧洲中央银行的职能,而德国中央银行的职能更多地体现在参与制定各项政策以确保欧洲央行完成任务,以及在本国范围内贯彻和执行这些政策。因而,法兰克福成为了欧元区货币政策的决策中心。

有两件重大事件决定了法兰克福将成为现代国际金融中心。同济大学现代金融中心教授陈伟忠介绍,首先在1949年,法兰克福以微弱票数落选了联邦德国首都,然而这座城市却因祸得福,成为德意志联邦银行、联邦统计署、以及四十多家银行所在地,迅速形成了一次浩荡的金融机构集聚,为金融中心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其次,在1993年法兰克福被选为欧洲中央银行的所在地。1998年6月1日,欧洲中央银行体系正式组建并于同年投入运作,该体系由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和货币联盟各成员国的中央银行组成,是欧洲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超国家金融机构。法兰克福从而成为了欧元区货币政策的决策中心,这也大大推动了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的良性循环和持续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法兰克福被选为央行所在地的一个特殊的原因在于,它并不是德国首都也未担当黑森州州府,其不承担较重的政治功能的特点保证了欧洲央行的中立性及独立性。

陈伟忠指出,随着欧元的诞生和运行,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得到了巩固和强化。由于德国在欧元区占据核心地位,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又有明显优势,因而上述金融活动无疑更多地集聚于法兰克福,形成了强者恒强的局面。与此同时,较发达的外汇市场也充实了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德国外汇市场的重要性在欧洲地区实际上仅次于伦敦。相对欧洲其他国家而言,德国外汇市场具有较好的灵活性,能更好地适应贸易和技术转变以及无法预知的外部突发事件,所以为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提供了有力支撑。

对于外资银行来说,靠近中央银行是选址的重要标准之一。欧洲中央银行建立以后,国际性的金融机构开始围绕着欧洲中央银行,纷纷在法兰克福新设立了机构或是扩大现有机构的规模。这使得大量金融机构聚集在法兰克福,推动了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的持续发展。

2银行之城:外资行也来设总部

根据2012年的统计数据,法兰克福的银行数量约为260家,其中外资银行数量约为200家,外资银行比例高达77%;在法兰克福的银行就业人数约为7万多人

作为世界知名的金融中心,法兰克福最大的特色是被称为银行之城。根据年发布的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IFCDIndex),法兰克福综合排名在第七、八位。2012年IFCDIndex显示,法兰克福金融市场要素排名为第六位,成长发展要素位于第10位,产业支撑要素位于第七位,服务水平要素排在第七位。显然,通过多年的努力,法兰克福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国际金融中心。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嵇欣博士认为,长期以来,银行业在德国的金融机构中处于重要的地位;另外,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法兰克福的股票和衍生品业务业逐渐繁荣。目前,在法兰克福的中央银行有两家,即欧洲中央银行和德意志联邦银行。根据2012年的统计数据,法兰克福的银行数量约为260家,其中外资银行数量约为200家,外资银行比例高达77%;在法兰克福的银行就业人数约为7万多人。

根据2011年赫拉巴国际商业银行(HebalaLandesbankHessen-Thringen)的研究报告显示,从1999年至2010年,外资银行是德国金融中心的重要参与者;从2003年开始,大约有3/4的外资银行的总部设在法兰克福。2010年第三季度,在法兰克福将近有200家外资银行。

此外,法兰克福让人值得称道的还有其证券业。目前,法兰克福的金融市场中,股票和衍生品交易繁荣。德意志证券交易所集团包括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和衍生品交易市场EUREX(欧洲期货交易所),2011年该集团员工人数约为3300人。

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是继纽约、伦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交易所,经营德国85%的股票交易,目前来自70多个国家的多达8000家公司的股票在德意志交易所交易。其中,60%的交易量源自德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根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的统计,2012年德意志交易所集团的股票交易市值为12760亿美元,排名为第十位;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纳斯达克-OMX集团、东京证券交易所集团。

长期以来,银行在德国金融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这也是法兰克福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主要特点之一。德国的银行可分为全能银行和专业银行。在德国,大部分银行为全能银行,由于德国实行混业经营,全能银行除了可以从事典型的银行业务,如存款、贷款、电子银行业务等外,还可以经营有价证券、客户理财以及保险等业务。而与发达的银行系统相比,股票市场的规模相对较小。20世纪90年代之前,德国的股票市场市值与GDP之比仅为0.2左右,2003年以来这一比例基本维持在0.4左右。

3借鉴:做好央行移师上海准备

金融机构无疑是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巨大引擎和主要动力,对于上海而言,首先应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主导作用,培育、壮大和完善金融市场体系并以此吸引各类国内外的国际金融机构,从而形成高度的金融集聚

同法兰克福相比,上海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中部长江口,隔海与日本九州岛相望,南濒杭州湾,西与江苏、浙江两省相接;上海拥有中国最大外贸港口和最大工业基地,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第一。陈伟忠教授认为,在地理优势方面,上海对于远东并不亚于法兰克福之于中西欧。不过,上海在金融中心建设方面仍有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嵇欣博士认为,与德国相似之处是我国的金融体系同样以银行为主导,但我国商业银行的业务范围主要以存贷差为利润来源,信贷资产在总资产中的比例过高,这会制约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的提高。扩大商业银行的业务范围、发展全能银行,有利于提高我国商业银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竞争力。

数据显示,以外资银行为例,上海是中国外资银行最集中的城市,2011年上海共有160家银行,其中外资银行有74家,外资银行占全部银行机构的比例为46%,该比例远低于法兰克福(77%)。

陈伟忠认为,金融机构无疑是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巨大引擎和主要动力,对于上海而言,首先应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主导作用,培育、壮大和完善金融市场体系并以此吸引各类国内外的国际金融机构,从而形成高度的金融集聚。其次,加强衍生品市场规模和开放度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举措,这也是专家们的共识

法兰克福八百年磨砺成就欧元心脏

上海证券交易所已成为较具有影响力的交易所,根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的统计,2012年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市值为25990亿美元,仅次于东京证券交易所,排名第四位。但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相比,上海的衍生品市场规模相对较小而且开放度有限。因此,上海需要稳步扩大衍生品市场产品的种类和规模,除了现有的商品期货外,可以考虑推出以利率、股票等为基础的金融衍生产品。嵇欣博士表示。

陈伟忠教授也认为,要抓住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所产生的战略机遇,积极推进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欧元的诞生与运行,巩固和强化了法兰克福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人民币的国际化也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上海要力争早日成为全球人民币业务的处理中心。同时加快外汇市场发展,并以此牢固确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竞争力。

此外,陈伟忠认为,同样类似于法兰克福,上海在中国并非不具备政治功能,其作为一名金融业后起之秀得力于其特殊的历史发展环境以及其在中国乃至东亚领先的地理环境。同时也可大力借鉴法兰克福保证金融机构拥有其一定的自由空间,一定程度上保证金融机构独立、自主、中心的经验。

陈伟忠表示,要积极创造条件,为央行移师上海做准备。放眼全球,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是公认的基本原则,而央行放在非首都城市有利于真正实现这一基本原则也是社会各界公认的。最后,法兰克福既是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是航运中心、会展中心和贸易中心,各大中心相映成辉。所以上海也应该拓宽金融中心建设的思路,应把发展国际贸易和航运中心看作是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手段,实现几大中心建设的良性互动,并产生强大的协同效应。

(胡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