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六味地黄丸研究报告摆乌龙多家公司中枪

2018-08-13 00:53:15

六味地黄丸研究报告摆乌龙 多家公司“中枪”

一篇发表于2011年的博士论文,近期让六味地黄丸深陷安全性质疑。

截至目前,尽管论文的第一作者、广州中医学大学中药专家迟玉广已明确表示,“原文数据出错,将进行更正。”但多家A股相关公司向《每日经济》表示,这类消息出来,使公司受到不良影响。佛慈制药、九芝堂、同仁堂股价悉数下跌,其他相关公司也多数下探。

一位九芝堂的投资者陈学 (化名)猜测说,鉴于事件的最早爆料人董良杰此前就卷入有多起类似乌龙事件,如果六味地黄丸最终被证明没有安全性问题,那么举措很可能是一场炮制出来的营销恐慌。

相关公司“躺着中枪”

11月15日,微博认证为“微鼻砷和重金属过滤技术、生物陶技术发明人,微陶环保联合创始人”的董良杰援引博士论文 《六味地黄丸中四种重金属元素的含量分析及其健康风险评价》写道,“广东中医药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编者注)博士分析了5个地方的药品,发现六味地黄丸已经被重金属铅污染,如果一日三次一次8丸服用,反而可能对人体带来健康风险。”

11月18日,《每日经济》联系上该论文第一作者迟玉广,他承认因为自己的一个细节错误,导致了错误结论。

“我们的论文做模型的时候

六味地黄丸研究报告摆乌龙多家公司中枪

,在六味地黄丸的用量上出了点问题。应该是8丸1.5克,我们搞成了每丸1.5克,所以把结果弄得太大了。”他并表示,就错了这一个数字,目前自己已与刊登论文的《现代食品科技》杂志社沟通过了,更正后的数字,会在下一期出刊时发表出来。

该论文另一作者肖凤霞也向表示,“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舆论质疑)有点过了,不能这样理解。”

“服用(六味地黄丸)之后,以我这个模型是没有问题的,其他的我不敢保证。”昨日,迟玉广再次向表示。

2011年公司年报显示,佛慈制药、九芝堂、同仁堂为六味地黄丸业务“大户”,销售额分别为6714万元、约2亿元、约3.5亿元。除此之外,还有江中药业、康缘药业、太极集团、白云山、片仔癀等5家生产企业。

随后联系上兰州佛慈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裕,他表示,“谢谢关心,我们这两天积极和媒体、专家联系,已经基本澄清了事实。迟博士已经认错了,我想信息的传播大约还需要一个时间,我们判断对公司不会形成大的影响。”

“药监部门反映了这个情况,一些小股东也很关心这个事情,打的很多,我们公司核实了这个情况,确实是搞错了。我们都进行了说明。”九芝堂证券事务代表杨沙立也直言公司“躺着中枪”。

他同时表示,从原材料开始,九芝堂就进行严格的检验,从采购这一块就严格把关。公司目前还在与媒体进行沟通,希望作进一步澄清,目前销售部门和经销商也在做说明和解释工作。

一场炮制的营销恐慌?

让杨沙立颇为不解的是,这篇有关六味地黄丸的博士论文是2011年就发表的,“现在提这个问题,好像很奇怪。我们也在追查这个消息最初的来源,但查不到。”“我们比较希望,最早爆料的人也出来澄清一下。”

杨沙立抛出的疑问,其实也是不少投资者疑惑所在。陈学就表示,去年的论文突然被推出来,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就此联系董良杰,但他未作回应。不过六味地黄丸事件之前,董良杰已多次在微博上“一鸣惊人”。

今年5月17日,他发表微博宣称自来水中含有避孕药,《人民》随后对此作过求证,结果是“自来水含有避孕药”说法有误。

10月16日,董良杰又援引南京农业大学的一篇研究生论文称,“南京农业大学研究发现南京市场上猪肉铅超标率达38%。”最终,此事件也以“消息不实,南农大论文作者道歉”收场。

“我只提供事实,由读者自己判断。原作者如果出现错误或者迫于压力改变结论,您说这事让谁负责?”董良杰对《每日经济》说道。

不过,根据陈学的爆料,董良杰拥有自己的环保公司。进一步调查发现,北京微陶环保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出现了董良杰的名字。工商资料表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26日,注册资本200万元,法人代表为周景。但在该公司官“研发团队”一栏,周景的排位尚在董良杰之下。

据了解,北京微陶环保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致力于微鼻重金属水处理专利技术的推广和相关环境污染的工程治理,核心产品为可适用于多种水质重金属去除的微鼻重金属过滤材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