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黎叔讲话引爆文广概念资本嵌入新基因再造传

2018-08-11 23:55:31

黎叔讲话引爆文广概念:资本嵌入新基因再造传媒

自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报道《上海报业重组之后:上海广电系资产有望重组》后,近日黎瑞刚回归SMG后流出的一份内部演讲稿,直接引爆了资本市场对大小文广旗下两大上市公司的新一轮重组预期。

此前外界有关大小文广3月出整合方案传闻已经在上海文广集团总裁黎瑞刚2月中旬的内部讲话中基本得到印证。

2月18日,东方明珠()收报12.93元,涨幅10.04%,东方明珠当日获得融资买入4.51亿元,居两市融资买入额之首。东方明珠节后9个交易日期间股价涨幅达19.56%;SMG旗下百视通()2月14日股价大涨9.99%。

2月19日,东方明珠发布公告称,整合事项目前仍由上海市有关部门在研究筹划,该事项须由上级领导部门决策,现尚未获得批准和实施的信息,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百视通也在同一天发出同样公告。

大文广总裁黎瑞刚在内部讲话中指,“SMG离新媒体的世界还很远”,可通过资本手段整合进新基因。上海交通大学资深媒体研究学者魏武挥表示,这次文广改革核心在于,文广利用媒体牌照、上市融资平台等体制性稀缺资源获得资本青睐,用资本的力量去寻找更多黎瑞刚所期待的新元素

黎叔讲话引爆文广概念资本嵌入新基因再造传

国泰君安文化传媒分析师高辉指出,此次改革的目的在于做大做强东方明珠和百视通融资平台,就现有业务成长性来看,百视通优于东方明珠;东方明珠更需要文广集团支持,从相关方面一贯搞平衡惯例来看,东方明珠可能将获益更多。

市场化倒逼内部变革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称,被俗称大、小文广的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大文广)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即SMG(小文广)将实施合并。大文广旗下商业资产包括SMG、上影集团、东方、上海广播电影电视发展有限公司、东方明珠集团、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有限公司等。截至2010年底时,大文广的总资产为322亿元。大文广存在意义更大程度上被视为,作为SMG、东方明珠、上影集团的控股公司而设立。

东方明珠在公告中称,近期,有媒体就大小文广改革的有关事宜进行了报道。经公司问询控股股东上海广播电影电视发展有限公司,并经控股股东问询实际控制人后确认大小文广将于3月底挂牌整合,并在年底前完成文广整体的调整。“但公司本身就是文广集团的重要融资平台,传媒业务资产实行‘制播分离’和证券化是文化体制改革的方向,但相关事宜须经国家主管部门许可和批准后方可实施,目前尚无具体的方案和计划。”

SMG一位内部人士向表示,“黎叔”(现任大文广总裁黎瑞刚,曾任SMG总裁十年)回归后还没有明确提过两家上市公司具体改革方向,目前SMG内部基本上还是按部就班展开工作,但是有可能在3月底会有一些新提法。

尽管上市公司极力淡化,但在黎瑞刚的内部讲话稿中已可初见端倪。黎说:“要用好我们接下来的两个上市平台,即东方明珠和百视通,通过这两个融资平台,实现整个文化产业的发展,通过市场化的做法,倒逼内部体制机制的变革。除了百视通,还有东方明珠、SMG自身,加上大文广整合的广电发展公司,这几个融资平台可以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

一位北京券商分析人士评价说:“由于东方明珠此前的股价表现远逊色于百视通,一旦上海文广资产重组展开,基本面巨变东方明珠更受资本市场垂青。”

基本面会如何改变

上海一家机构的投资主管推测称,东方明珠的未来定位可能是在演艺和旅游上,因为东方明珠本身是以东方明珠电视塔为基础发展而起,旅游服务业是它的主业,以东方明珠、上海国会中心、世博文化中心等上海旅游、商务地标为代表,并以对外投资结合输出顶级星际酒店管理运营经验的模式开拓全国业务。

在黎瑞刚内部讲话中确实提到,“不会赞成旗下的星尚、艺术人文、新娱乐等等再去搞演出……现在大文广与SMG整合了,马上演艺集团要并进来,演艺集团里有一些文艺院团,还有上海最好的一批剧场,这样就有条件来做一个好的演艺板块。”国泰君安高辉则认为,东方明珠目前的业务结构更适合作为上海地区的大娱乐平台,百视通目前的业务结构更适合作为面向全国范围的新媒体平台,目前文广集团旗下的娱乐类资产更多、更为优质。

另有投资界人士认为,东方明珠和百视通将朝着“制播分离”的方向更明晰化的实行资产重组,未来很有可能将是东方明珠作为内容制作商,包括电影、电视剧等娱乐节目全部放入东方明珠旗下,而百视通的定位则放在新媒体和互联的分销播放渠道上。

目前,东方明珠的主营业务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旅游、贸易和媒体。由于去年旅游业和媒体业景气度下行,东方明珠尝试进入游戏板块,并以2400万美金收购九城旗下RED5工作室约20%的股权。

离新媒体的世界还很远

黎瑞刚近期内部讲话虽然没有提出具体化的产品,以及资产整合动向,但依然勾勒出一个大致的广电互联轮廓,并很有可能折射出百视通未来改革的方向。

黎瑞刚指出,“SMG离新媒体的世界还很远……百视通是什么?支撑它主要的还是传统媒体,我说这话并不是否定IPTV,IPTV非常可贵,它在传统的广播电视和互联电视这个空档中抓住了机遇,它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百视通)这个公司还有价值,而且它比任何子公司往互联方向转型都要更有希望,因为它已经有了基础。但我们自己必须清醒认识到,百视通实际上是一个传统媒体公司,而不是新媒体公司,这是一个困境。”

“SMG未来业务的发展和增长,在于PC端互联和移动互联……我们的投资其中有一条标准,就是它的业务跟移动互联的结合程度,尽管有些公司现在的收入、利润情况很好,但是如果跟移动互联没有结合,我们就不投,因为没有未来。”黎瑞刚说。

SMG内部的人士解读认为,黎叔的意思应该是SMG未来不论是产品化,或者投资的重点方向都需要重点聚焦在PC和移动互联上,那么这些互联资产会如何整合上市,最合适的平台就是百视通。

黎说,很多SMG基因里没有的东西,可以通过资本市场的手段整合进去,国际上的很多跨国、跨行业媒体集团本来就是资本造就的。资本有了之后,就是管理运营和战略拓展,管理运营和战略拓展做好了,资本还会注入,从而不断发展壮大。

上海交通大学资深媒体研究学者魏武挥认为,这次文广的改革核心在于“传媒集团的财团化”运作,即文广利用体制性稀缺资源来获得资本青睐,用资本的力量去寻找更多新元素。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